<progress id="zxt5x"><meter id="zxt5x"><th id="zxt5x"></th></meter></progress>
    <noframes id="zxt5x">

      <em id="zxt5x"><sub id="zxt5x"></sub></em>
      <cite id="zxt5x"><progress id="zxt5x"></progress></cite>

        <ol id="zxt5x"></ol>

        于月仙:獨立敢闖的大腳,何嘗不是她自己
        2021年08月11日 11:51 來源:新京報

          8月9日,演員于月仙在內蒙古外出拍片時,由于車速過快,發生車禍意外,不幸造成身體重傷,宣告不治離世,終年50歲。

          早在半個多月前,電視劇《鄉村愛情15》正式殺青,陪伴“謝大腳”走過第十五年的于月仙曾在微博發文慶賀,“歷經15年一路走來,感謝觀眾朋友們的陪伴與厚愛,無需多言,心中有愛,千言萬語謝謝支持《鄉村愛情》系列的親們。大人們的陪伴一起慢慢變老,孩子們的陪伴一起茁壯成長!”諸多觀眾留言,期待“大腳嬸”的再次回歸,但如今《鄉村愛情》的故事卻留下了遺憾的注腳。

          回望于月仙二十余年的演藝生涯,她對表演始終飽含倔強與堅持。除“謝大腳”之外,她還曾先后塑造過98版《水滸傳》中的金翠蓮、《西游記后傳》中的陳五真、《理想照耀中國》中的薩仁等諸多深入人心的角色。

          生前幾年,她大多在老家內蒙古活動,注重家鄉文旅建設,凡是有益于家鄉的事情她都樂意參與,曾多次無償義演。2020年1月上映的電影《陽光下的少年之我的無色世界》,就曾在內蒙古赤峰取景。這是于月仙的導演處女作,講述了生活在草原上的平凡少年的故事,她也希望用電影鏡頭向世界展示廣袤的大草原。于月仙曾在采訪中期待著,和丈夫張學松計劃籌措“陽光下的少年”系列影片,劇本也已在創作中。但如今這卻成為她未能實現的愿望。

          為上中戲,做了82天“看門大爺”

          于月仙走上演員之路,依托于那些自我倔強的堅持。

          她對表演的熱愛,最早可追溯至表姐馬麗娟的影響。在于月仙很小的時候,馬麗娟已經是歌舞團的臺柱子。那時兩家住得近,馬麗娟經常帶于月仙去單位看大人們壓腿、上課、彩排。在這里,于月仙埋下了舞臺夢的種子。

          但于月仙的爸爸更希望她長大后能當一名老師。為了照顧家里的期望,也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,中考填報志愿時,于月仙自作主張,偷偷選擇了幼師專業——一個既能成為老師,也能繼續唱唱跳跳的工作。畢業后,于月仙憑借良好的自身條件,留校成為一名老師。校方還曾送她到沈陽音樂學院進修一年。這是她最“樂不思蜀”的一段時光。

          然而,表演的種子時刻在她身體中悸動著。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更廣闊的世界。有一天下課后,一名學生跑過來,給她遞上一張中央戲劇學院招生簡章,“于老師你看一看,特別適合你!庇谠孪刹⒉徽J識這個姑娘,事后她回憶起來,或許是天降的“貴人”吧。

          “我想試一下,這是我的一個夢! 在于月仙的著作《愛與熱愛,讓我們勇往直前》(下文稱《愛與熱愛》)中她曾回憶到。也正因此,于月仙不顧校方和家人的反對,冒著丟掉鐵飯碗的風險,在媽媽的支持下,大膽地把一張假條塞到校長辦公室的門縫里便赴考中戲。

          但于月仙坐火車趕到考場時,專業課已經考到二試了。她在門口躊躇良久,還是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。她用力且無畏地推開考場的門,全場鴉雀無聲。面對一臉狐疑的考官,她把自己因工作耽擱的情況,以及內心壓抑已久的夢想和盤托出。最終她成了那場考試的最后一位考生。

          考試后回到家鄉,學校輪番找她和家長談話。于月仙卻十分堅定,要在表演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。學!傲P”她去后勤處工作,每天為進出車輛開門,收發報紙信件,還兼管運煤、掏灰、燒火、灌水。她清晰地記得,為了追夢,她當了82天的“看門大爺”,下午看大門,晚上補習文化課。

          “爸,我什么都不想干,我就想參加高考,我就想去北京上大學!痹凇稅叟c熱愛》中她曾回憶到自己這樣對父親說過。

          “北漂”生活拮據,從不拒絕龍套

          《愛與熱愛》著墨講述了于月仙與弟弟于英杰的故事。弟弟8歲時便患有脊椎疾病,不僅手術難度大,開銷也像“無底洞”。當年于月仙上中戲時,家里已經略顯拮據,她只帶了爸爸給的一千七百元學費就來到北京,沒有再向家里要過一分錢。

          到北京后,于月仙總是掛念家中生病的弟弟。那時赤峰老家還沒有電話,只有鄰居家裝了一臺。于月仙最大的愿望就是賺錢給家里裝一部電話。在《愛與熱愛》中她回憶,那時只要是不失尊嚴臉面,什么活兒都接。有一次幾個劇組來中戲找演員,但都是龍套角色,去一趟才給100塊錢。只有于月仙愿意去!爸灰銈兘o錢,劇組又正規,我就什么都能演!崩щy的時候,于月仙和丈夫張學松曾因房租上漲,在北京搬過九次家,從西四到車道溝,再到白石橋、牡丹園;搬到樓房里,即便全是水泥灰墻,也開心得不行。直到中戲畢業后,于月仙與丈夫一起被分到天津人民藝術劇院。

          雖然到了天津,但劇組大多依舊在北京。為了找到更多演戲的機會,于月仙常常以火車“通勤”,帶著影集逢組便毛遂自薦;多數都是被冷眼拒絕,偶爾會有人留下她的呼機號碼。即便是小龍套,于月仙都會立馬應允下來。

          為“謝大腳”穿40碼布鞋,增肥十余斤

          2005年,于月仙正在北京出演愛爾蘭話劇《圣井》,飾演風餐露宿、丑陋不堪、沿街乞討的盲人“瑪麗”。姐夫趙本山恰好看了其中一場,演出過半,趙本山問張學松,為何于月仙還沒出場?張學松稱,開場到現在的女主演就是她。

          這場演出讓趙本山對于月仙刮目相看,并邀請她出演電視劇《鄉村愛情》中的農村婦女“謝大腳”。彼時,很多人并不知道于月仙是趙本山的妻妹,她也從不跟外人提及!拔覐臎]想過要依靠別人,要靠實力打拼!庇谠孪稍诓稍L中坦言。

          為了演好“謝大腳”,于月仙到農村體驗生活,白天穿著蘿卜褲在村里曬太陽,和村民們嘮嗑;晚上就到夜市“蹲點”,觀察街上的人。有一天,她突然看到一個穿著旗袍、戴著手套的女人,深情款款地從街頭走來。一時間,她內心捕捉到了“謝大腳”的靈感。采訪中她曾闡釋過自己理解的“謝大腳”——一個敢愛敢恨,事業上不依靠男人,自立自強,自尊自愛的女人。同時還是個熱心腸,誰家有事她都要幫忙。

          此外在形象上,于月仙努力增重了十余斤,平時都穿37碼鞋的她,為了“謝大腳”穿上40碼布鞋,只有塞滿棉花才能正常走路,一穿就是幾個月!皯蚶锩娲┑男a大,我走路都不自然了!庇谠孪稍诓稍L中表示,其實“大腳”只是個寓意,這個人物就是用腳走家串戶的媒婆,所以要夸張表現她的腳。

          電視劇《鄉村愛情》首部于2006年開播,于月仙一度不敢坐到電視機前看。但“謝大腳”卻讓于月仙一夜之間走入千萬百姓家。民間傳聞,有觀眾曾因深信東北農村真有“謝大腳”,特意去東北尋找原型。那時老家赤峰的人見了于月仙的爸爸也不喊老于了,改喊“老謝”。

          曾有記者問于月仙,為了一個角色做如此大的犧牲,值不值得?她毫不遲疑,只希望觀眾能夠喜歡,“演員是我的職業,愛崗敬業本身就是我的本分,要帶著‘工匠精神’去塑造一個角色,F在這個角色得到了觀眾的認可,還有什么不值得的?”

          生前實現導演夢,把熱情都留給了孩子

          2017年,于月仙參與了綜藝《演員的誕生》,和一眾青年演員比拼演技,并憑借成熟、動人的表演進入十二強!拔乙苍谶^臺癮的同時想讓觀眾知道,于月仙不光會演謝大腳,還會演別的!

          但綜藝過后,于月仙并沒有在短時流量的裹挾下,迅速游走于各大劇組。

          2020年1月,她和丈夫張學松聯合執導的電影《陽光下的少年之我的無色世界》在全國上映。這是于月仙的導演處女作,一部真實還原了少數民族民俗風貌的兒童教育題材電影。其表達的沖動來源于于月仙在參與公益活動時看到的殘障兒童,他們比健康的孩子更加敏感細膩,更需要關愛和陪伴。

          在于月仙看來,她出生在內蒙古赤峰一個普通的家庭,從事了五年教育工作,這是她非常珍惜的經歷,也是她的情結。曾有朋友提醒她,如今電影市場太過嚴峻,最好不要冒這么大的風險做兒童電影,但她還是堅持自己的熱情。

          “電影本身就是遺憾的藝術,我又是首次擔任導演,可能會有很多不足,但我還是要帶著我這份熱情將兒童電影進行到底,勇往直前!

          新京報資深記者 張赫

        編輯:李奧迪